西沟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医手遮天 > 第六十四章 大婚后番外(五)

第六十四章 大婚后番外(五)(1 / 1)

    第六十四章 大婚后番外(五)

    “棉儿知道为夫所求?”他轻笑了一声,手臂落下来揽住她纤细的腰身,微微往后一带就把她按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微微偏头,看着她。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侧,淡淡的香,微微的热意。

    苏锦棉抬头看他,眼底映着案台烛火的微光,明亮又灼然。

    “娶了棉儿之后,为夫所求不高。护我妻儿一生,保衣食无忧,至尊繁荣。”说着,他自己便笑了起来,低低沉沉的笑声,磁性又动听。

    苏锦棉握住他横在腰间的手腕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野心,苏锦棉一开始就知道。所以要争什么,她也知道。她需要做的除了不拖累他,还要替他打点他触及不到的层面。

    在对这些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她需要做的准备有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锦棉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,等醒来时,天色已经大亮。外面有刻意压低的说话声,听着像是阿萝和知春的声音,具体咋说什么,却听不清晰。

    她撑着身体坐起来,一头青丝倾泻而下,她微微侧目,手掌摸索着在身旁那个位置上梭巡了一番。

    凉凉的,也不知道起来多久了,都没叫醒她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地靠在床头良久,终于起身:“阿萝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说话声一止,很快便有人推开房门走进来。阿萝和知春同时迈进屋里,掀开珠帘朝她走来:“小姐,可是阿萝吵着你了?”

    知春听着她的称呼,抬手拧了她一下,轻笑:“怎么还叫小姐呢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苏锦棉迈下床榻,有些酸累地按了按肩膀,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:“我昨晚……何时回来的?”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问“怎么回来的”,但话刚到嘴边,就觉得不妥。在书房里,就她和云起两个人,如果睡着了,自然是他抱回来的。

    知春挽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,拿了木梳给她打理头发:“回王妃,奴婢也没注意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眸打量了眼苏锦棉,知晓她关心的肯定不止是时辰,抿嘴一笑,自顾自道:“知春就知道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王爷抱着王妃一路回来的,怕王妃冻着,披着狐裘又让奴婢把暖炉放在王妃的手心里。”

    苏锦棉慵懒的眉眼微微一扬,又问道:“王爷什么时候离开的?”

    “一大早醒来就走了,还让我不要叫醒你。”阿萝把首饰盒摊开在她面前,由她选择。

    苏锦棉懒洋洋地看了一眼,原本只挑了一个素色的簪子,但随即想起今天还要立规矩,太朴素了可不好,想了想,垂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淡声问道:“王爷那不是给我备了不少首饰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知春便了解她的意思,微一点头,去柜子里拿首饰盒。

    等精心收拾好,日头已越深越高,直逼正午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大好,阳光是年后以来前所未有的灼烈。只外间那狂风肆虐,好不容易的一丝暖意,又被风吹得零零散散。

    消了消食,苏锦棉见着时辰差不多了,这才招来阿萝去请晴姨过来。

    阿萝走了没多久,晴姨便随着阿萝一起过来了。身后还领着王府里的几位管家,走到苏锦棉面前时,盈盈一福。

    苏锦棉看了眼座下站着的几位管家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这三位管家,苏锦棉只见过其中一位,是常常跟在云起身边的那位。这位管家的身份自然不用多说,定是王爷的心腹了。

    她目光在三位管家身上一扫而过,终于展颜一笑,笑容端庄又婉丽。那眉眼之间的气质稳重又凛冽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偏偏她淡淡地笑着,不热络不疏离,恰到好处地淡然优雅,倒是一时让人看不透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今日请几位管家过来,是想认认府里的人,倒是劳烦你们这走得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折煞老奴们了,老奴这就让府里的人都聚过来。”管家颔首,见苏锦棉点点头,很快就一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锦棉见人一走,捧着暖炉看了晴姨一眼:“王府里有三个管家?”

    晴姨笑了笑,“说起来只有一个,就王爷身边这个柳管家。另外两个职司虽大,并不十分重要。不过立规矩,见了就全部都见了。哪有撇开别人不见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苏锦棉揉揉眉心,对这种场面实在是有些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又坐了片刻,等人一齐,她这才挪步走出去,到了前堂。

    她一出现,原本的窃窃私语在瞬间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苏锦棉目不斜视地一路走到主位上坐下,刚坐稳,就听外面青衫的声音响起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闷闷的一声“嗯”,随即一道修长的人影迈进来,他刚出现,殿中的人呼啦啦的跪了一地,给他请安,顺带着也给苏锦棉请了安。

    那男人却似什么都没听见,信步走过来,在她身旁的座位坐下,侧目看了她一眼,握住她的手,旁若无人地:“早膳可用了?”

    “用了。”她回答完,转而问道:“知春说你一大早有事出去了,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云起没回答,只那眸光深邃,沉沉地看了她一眼,松开她的手,往后一靠,慵懒至极。

    苏锦棉起先还没明白他的意思,见他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扳指,忽然福至心灵地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他是特意回来给自己撑场子的。

    昨天还特意问了,要不要出现给她撑撑场子。苏锦棉没回答,其实心里是希望他出现的,但一个“要”却是难以开口。想着有晴姨在,应该没没问题的,何必让他跑这一趟。

    这会看见他,果真是有那么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苏锦棉看着跪了一地的人,垂在衣袖下的手指捏了捏掌心。开口时,声音平静冷淡:“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府里重要位置上留着的人都是王爷宠信的人,早早就知道王爷对这个王妃格外看重,虽然看不上这王妃的家世背景,但也不敢不尊敬,虽然只是面上的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苏锦棉显然也懂。但这种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,她有的是时间,坐稳着八王妃的位置。

    晴姨先代替她说了一通规矩,个个都敲打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锦棉只需要端端正正坐着,端起架子,雍容华贵就好。等晴姨这边说完,她这才手一扬,让阿萝去发点见面礼。

    苏锦棉用的是自己带来的嫁妆,王府里财物问题还没有正式地交托到她的手里,名不正言不顺的,苏锦棉时不会动王府的财物的。更何况是见面礼……晴姨早就替她备好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拿到了,她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:“该说的规矩,晴姨都说了。我想你们也心里有数,如果不思其职,破坏王府秩序的,我不会轻饶。各司的主管每半个月来汇报下情况便好,往常王爷忙于公务,对内院疏于体察。但日后,有我在,奖罚分明。你们记着这些便好……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落下来,众人的神色都是一肃。原本还想着这王妃的家世背景不像名流世家这么权贵高贵,总是要带点小家子气的。加之,年龄还小,哪能拿捏的住这么复杂的王府?

    但现在,无人敢在这时造次,或者有一丝轻视的心理。

    就像,王爷的出现,他显然是很宠爱这个新进门的王妃,不但人来给她撑场子。这期间一言不发,表情纵容,显而易见的,只绝对站在王妃的这边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心中有数,齐齐一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人全部退了出去,苏锦棉挺直的身体这才松懈了几分,软软地靠向身后的椅垫。这一松开手指,才发现掌心一片粘腻,手心一片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云起察觉她的异样,握了握她的手,这一握,摸到她微凉的掌心,忍不住一笑:“棉儿何至于紧张到如此?”

    有他在,无论是谁,都不敢不敬。

    只是她自有自己的处事方式,云起丝毫不担心她会处理不来这个情况。但明显的,苏锦棉只是表面淡定。

    苏锦棉缩回手,有些不太高兴地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也不在意,依然微勾着唇角,表情愉悦地吩咐道:“拿手巾来。”

    知春福了福身子,应了声,便退了下去。再回来时,拿了手巾和暖炉,小心地放在一层的桌子上。然后看了眼,还杵在苏锦棉身旁正星星眼看着两人相处的阿萝,暗示地眨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阿萝这才醒过神,略一福身,悄无声息地就和知春一起退去了屋外。

    云起眯了眯眼,拿起手巾给苏锦棉擦了擦手,见她抬眸凝视着自己,微微偏头,似笑非笑:“棉儿这表情,可是又不认得为夫了?”

    苏锦棉拽住他宽大的袖口,微微扯了一下:“我这样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是在问,这样做,好不好。

    云起略一思忖,反问:“有何不好?”

    话落,想起什么,口吻随意:“下午没事的话,把账房的叫过来,王府的开支以后交给你过目。”

    苏锦棉原本是想摇头的,但想起这样不成样子,试探着商量道:“账房明着交给我,每月让我看下账本,暗着还是用你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云起微微一怔,随即大声笑起来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主母,一家过去就想把持账房的钥匙管家。她倒好,还嫌王府收支太繁琐,不爱管。

    苏锦棉的能耐他是知晓的,她并不是拘泥于这些琐碎的人。

    “晴姨若是愿意接手的话,直接交给她吧。”他把暖炉递给她,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道:“钱庄的账房交给棉儿如何?”

最新小说: 一生一世笑繁华 重生七零俏佳妻 你是我的骄阳似火 暖婚似火 重生甜妻:总裁老公,你好坏 闲唐 天降萌宝:总裁爹地放肆宠 一胎三宝:爹地,你拐错妈咪了! 替嫁娇妻:恶魔总裁放肆宠 修仙兵王在都市